浙江戏曲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843|回复: 42

可敬的戏迷——节选自《萍踪浪迹几度秋》

[复制链接]

3

主题

26

帖子

59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59
发表于 2018-7-27 03:07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蒋玉菡镇楼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59

帖子

145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45
发表于 2018-7-27 03:11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认为,对于一切来说,只有热爱才是最好的教师,它远远超过责任感。——爱因斯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59

帖子

145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45
发表于 2018-7-27 03:15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概没有人不知道梅兰芳,但是,肯定没有几个人知道马彦祥。马彦祥,浙江人,这位曾享有盛名的戏剧导演、戏剧理论家,担任过文化部艺术局副局长和中国剧协副主席,对中国戏剧的贡献是巨大的,可惜老先生在1988年便离开了人世。马彦祥先生在二十五岁时,也就是1932年,给时为中国京剧领军人物的梅兰芳写了一封信,题目为《致梅兰芳君》,公开发表在《语林》上。信中说: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59

帖子

145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45
发表于 2018-7-27 03:17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在一般演戏的人当中,我觉得你是比较明白一点的人。今年夏天,我在你们国剧学会里讲演《话剧与歌剧》的题目,当你听到我很不客气地指责旧剧和旧剧演员时,你偷偷地从门边溜走了。不,你不曾走,大概仍旧在门外听着,所以你后来表示很惭愧而且歉疚地对我说:“您的话很对,我也觉得是这样,但是,咳,没有法子!他们(指你身边的许多人)都是上了年纪的人,顽固一点……吧!”这几句话当时很使我感动,觉得你的处境很可怜,有许多事不应该怪你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59

帖子

145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45
发表于 2018-7-27 03:21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你动不动就喜欢把“博士”抬出来,我觉得这也是不大好的。且不说这年头的博士多如过江之鲫,己不怎么值钱,即就博士本身来说,也有各色各种的不同。譬如说,你的朋友中,就有两位博士,一位是哲学博士胡适之,一位是文学博士刘半农。你一定相信,他们的博士资格的获得,没有象你那么容易,多少是费了一点点事的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59

帖子

145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45
发表于 2018-7-27 03:24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你呢,据说也是文学博士,然而幸而大家都了解你,并不和你谈文学,所以你即使连文学的定义都说不上来也无妨。但是当你以文学博士自居的时候,就难免有人要请教你,譬如我吧,可怜得很,不过是一个区区的“学士”,对于文学所知无几,当然要请“博士”指教,问题很多,例如“戏剧与时代”、“戏剧与人生”、“戏剧之社会的价值”等等,在你以唱“太真外传”者的立场来说,你应该怎样回答我呢?当然,我不过说说罢了,并非真要你答复,没有和你为难的意思,幸勿误会为要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59

帖子

145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45
发表于 2018-7-27 03:27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显然,这封公开信是带有一些“刺”的,是很不“和谐”的。更令人难堪的是,如此“不敬”的话还是从一个二十五岁的小青年口中说出,我很难想象当时已名扬天下的梅兰芳先生有何感受。我不清楚他有没有答复此信,但是我知道后来梅兰芳竟然与这位“年轻气盛不懂事”的青年戏迷成了好友,亲自送过珍贵的扇面和火花给他。喜剧大师卓别林曾送给梅兰芳一套《大独裁者》广告火柴,这是由卓别林亲自设计的,画面上有可憎的希特勒形象:披头散发,发疯地抱着地球。盒内有六根火柴棒,每根制成炸弹状,只要撕下一根,对准画面上的涂磷的希特勒之屁股一划,即点着火,寓意是独裁者玩火自焚。梅先生后来就将这件珍品转送给了痴迷火花的马彦祥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59

帖子

145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45
发表于 2018-7-27 03:30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敢想象,此事若是发生在今天会是如何。马彦祥先生批评梅兰芳“动不动就喜欢把‘博士’抬出来”,如果也有人给我写类似的批评信件而且公开发表,说我动不动就把某大学的“兼职教授”亮出来,我会如何面对?我的心理是否能够承受?尽管我这里也确实有几个大学的教授聘书,但我知道那只是荣誉,并非真才实学,只去授过几次课,我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59

帖子

145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45
发表于 2018-7-27 03:33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再者说,即使对于批评勉强承受之后,彼此能否成为挚友?显然我还没有那个胸襟、度量。当然,今天的报刊也未必给予发表,生怕会把老先生我气出心脏病来!这就是梅兰芳先生为什么能够成为“大师”,而我等后辈为什么相差万里、望尘莫及的原因之一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59

帖子

145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45
发表于 2018-7-27 03:37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《雷雨》在北大举行首场演出后,我们在剧场后台举行了一次座谈会。热情的大学生们在给予演出肯定和鼓励的同时,也颇为尖锐地提出了一些意见。尤其在说我的念白“拿腔拿调,像日本鬼子一样”时,那一刻我真是坐不住了。毫不夸张地说,多少年来没有人当面这样直截了当地批评过我,我听到的大多是赞扬。在一阵哄笑声中,我真的有些承受不了。等平息下来之后,我认真地梳理、思考,觉得同学们的意见很对,我确实存在着这个问题,不解的是,在此之前竟然没有人对我说过。我静静地坐到了一个角落,从头开始过滤,很快便找出问题,迅速做出来调整。为了不让同台演员因我的突然变化乱了方寸,开演前我特地与每一位伙伴都打了招呼,说今晚我的语气会作出某些变化,请大家不要奇怪……演出后,同事们说那天我演得很“震撼”。我又特地询问了前来看戏的北京戏迷小友孟凡,想听听她对我舞台上语言的感受。由于她没有看过首场,缺少对比,她说:“很好哇!”这一下我的心才放了下来。事实证明,调整后的语气情感,着实收到了良好的效果。在被专家们称赞时,我发自内心由衷地感谢这班孩子们,他们都是我的老师啊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8-10-16 11:13 , Processed in 0.187500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